月是故乡明
2018-09-25 12:04:45   来源:稽查监控部   评论:0 点击:

作者:杨霞    字数:1917 
      每逢佳节倍思亲!
      千百年来,中秋圆月,映照着一代代中国人共同的家国情怀、乡愁记忆……
      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中秋,是千家万户盼团圆的
      日子,是中华大地上龙的传人,我们炎黄子孙们永远的节日!
      中秋,在中华民族传统的习俗里,中秋节源自几千年深远悠长的农耕文明,承载着百姓人家庆丰收、祈平安、盼团圆、祝福国泰民安的美好希冀!
      在我儿时的记忆里,每逢中秋佳节,不管是明月照千里,还是月满小农院,乡村里的每户农家都会聚集在自家的小院里团聚在一起,共话中秋明月夜,把酒赏月庆团圆,祈祝国昌民丰,喜庆团圆美满。
月是故乡明,每个人的故乡总是美好而难忘的。在我南方家乡,中秋时节可用“丹桂飘香”来形容中秋佳节,而在北方我好像没有看到过什么桂花,处处流传的也就是孩儿们的顺口溜“八月十五月儿圆”。记起在小时候,我们孩子们最盼着过中秋节了,因为有月饼和水果吃。但是月饼也不是那么轻易就吃得到的,除了过去物质匮乏外,在孩子眼里,吃的仪式也是“繁文缛节”。在传统乡俗中,诸事有禁忌,吃月饼的仪式感远胜于现在城里的去超市买两盒月儿饼去回家过“月饼节”。
      上周去北京参加古籍展时,北京城里的表哥打电话说要过来接我,我推说不用麻烦了,已有同行老师安排人开车过来接了。便客套和他寒暄了几句,表哥约我一起回老家过节,我与表哥都是孩童时代一起在故乡长大,后为了生计才来北方打拚的,我对表哥说不想回去了,故乡对于我早已成了诗一样的远方,中秋节除了跟老公和孩子一家子在北方团圆,已很久没机会回家乡享受真正田园欢庆的团圆之乐了;而表哥还是一直在夸耀故乡的石榴才是最甜最美的;我知道他想从晶莹的石榴籽粒中寻找故乡童年的记忆。
      在我们家乡,是没人说“过中秋节”,常人都说“过八月十五”。春种秋收,玉米、谷子、黍子、芝麻,以及各类瓜果,中秋节前后恰是成熟的季节,因此这个节日成了与农民关系最密切的节日。在南方老家,中秋节祭月神是极为重要的仪式,天色才微微一点儿黑月出之前,都在自家的小农院里摆上一张小方桌,中间盘了里摆放几块月饼,和应季的水果。摆放的供品有:月饼、一节一节长长的莲藕(家乡的习俗称它为子孙藕,说明家业兴旺,子孙发达的意思),还有菱角、鸡头、、桔子、石榴、苹果、鸭梨、手工烙的大米饼等各式果实摆放在小桌上来祭月神,现在老辈人仍然承守着家乡的这一供祭传统。明月夜,祭桌一摆好,小孩子就流着口水围在桌旁,却被家长告诫不得下手。
      等到吃罢晚饭,月亮升到半空中,祭拜仪式便开始了。因为月亮属阴,祭拜仪式都由家里的女性承担。她们端起月饼缓缓举过头顶然后放下,旧时诵祷文、点香烛的程式早被取消了,但口中默念的吉祥话儿是少不了的。待月饼盘子刚一放稳,孩子们的小手就伸过去先抢一个来咬在口里,于是满院响起欢笑声。
      笑声从村中的每一座小院里传出来。皓月当空,大地被月光照亮,树影婆娑,时有秋风送爽,月饼和瓜果香气四溢。萤火虫在菜畦里或者房前屋后的树丛中飞舞,抓几只来,装在南瓜叶中空的叶柄里,透出朦胧的光——这是最天然的“荧光棒”,故乡每个奔跑的孩子都举着一根,就像每个人都举着一串小月亮。
      从我孩童的记忆里,听爷爷讲乡下人“过八月十五”的很多信仰是祖祖辈辈传承下来的,比如祭月神,中秋节源自古代对月神的祭祀,它是中华民族祭月习俗的衍生。根据古代中国历法,一年分为四季,每季又分为孟、仲、季三个月。农历八月为秋季的第二个月,称为“仲秋”。而八月十五又在“仲秋”之中,故称“中秋”。“中秋”一词,最早见于《周礼·春宫》,书中有“中秋夜迎寒”的祭祀活动。《淮南子·天文训》载,“日者,阳之主也”“月者,阴之宗也”。在先人的观念中,日月代表着阴阳两极,两者和谐是万物正常生长的保证,所以先人十分重视祭祀日月。早在春秋时期祭月在皇室礼仪中传承。随着时间的推移,原先为朝廷及上层贵族所奉行的祭月礼仪,逐渐流传到民间,并形成风俗延续下来。而中秋节的盛行则始于宋,及至明清,已与元旦齐名,成为中华民族的主要节日之一。
      而今,老一辈的乡人也许早已说不出中秋节祭月神的旧时意义。可无论如何,中秋节,庆丰收,从古至今,都寄托着人们对自然的感激和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月饼依然是中秋节的“主角儿”,它已成为民俗文化的符号,蕴含着美好的寓意。仿照圆月的形状打制的月饼,花纹就像月亮上依稀可见的桂树——民族的想象力和对生活意义的探寻,就在一块小小的月饼中得到完美的诠释。
      时光流转,越来越多离开故土的游子回归乡土,逐梦那童年的希翼,追忆那金色的田野处,时有各色的虫儿在中秋的月光下鸣唱,不管是古代还是将来,中华习俗——中秋节讲究“花好月圆人团聚”、千里还乡、欢聚一堂,喜庆丰收和团圆是每一位炎黄子孙们心中最朴素的愿望和不老的情怀。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保津——我的家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