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不去的乡愁
2019-07-01 08:17:30   来源:   评论:0 点击:

                                                                                              回不去的乡愁
                                                                                                                  张颖
         我九六年大学毕业后,紧接着工作,定居到了远离故乡的天津,算起来也有二十三个年头了。离开故乡的越久远,总会有一抹乡愁在我心里流淌,共鸣成一泓暖流,让我久久难以释怀。
       南方的麦收的时节,是北方播种玉米谷子的季节,也正是黄杏上市的时候,超市早市上到处都是卖杏儿的,我也买过一些,吃起来味道酸涩,杏味儿不浓。看着吃着这异乡的杏儿,我想起了被拉长岁月中很故乡的记忆,也想起了姥爷,想起了姥爷家的大院,大院里飘香的瓜果……。
        自从我清楚的记事起,每年的暑假就被爸妈送回到了乡下的姥爷家,这,或许成了我对农村有浓的化不开的依恋的缘由。
         姥爷家大院有足足八分大,每每到了夏天,院子瓜果飘香一片生机盎然。果树,杏树,梨树,遮天蔽日为我们撑起一片绿茵,杏树有十好几棵,春季满园的白色粉色的杏花,蜜蜂在花丛中忙碌的采蜜,姥爷也乐此不疲地给果树喷药施肥。杏儿由绿变黄,变红,直止成熟,有大儿甜,香味儿浓,酸味少的立核杏儿,有脸蛋儿红彤彤,大小如眼睛的毛桃小杏,毛毛茸茸酸酸甜甜,至今想起来还垂涎三尺,那是舌尖上挥之不去的记忆。青枣树,枝条弯弯,青青的枣粒很是招人喜欢,果子挂满枝头由绿变黄。黄花菜你争我抢开的满院馨香。菜园里嫩嫩的黄瓜,饱满的茄子,红红的番茄,青青的辣椒,翠绿的韭菜……一垄垄一畦畦生机葱茏,清凌凌的井水沿着蜿蜒的水渠,慢慢的流到菜畦上,他的眼神中是孩童般欣喜的满足。这些生命在姥爷的呵护下都卯足了劲地长,它们也以丰收回馈他!
         姥爷的老屋说起来也快百年了,土坯墙,木头柱子,杨树瓴条,小灯笼景窗户,如今依然在风霜雪雨中如同一位百岁老人在颤颤巍巍的诉说着他的过往今年。多少次我坐在老屋炕沿边写作业,姥爷抽着他的旱烟听着他的小说,一会儿他拿回几个红彤彤的柿子塞到我手里,上面还带着土,“歇歇吧,一会再写”。姥爷没有文化,但是他却似乎一直明了:学习,是一条通往幸福的路!远离故乡,多年工作后的我,每每回去看他,都带着他爱吃的大兜小袋,还给他留下厚厚的一摞钱。姥爷满心欢喜,逢人便夸,没有白疼爱我们!每次离开时,他会把绿豆,黄花菜,杏干,往袋子里装,新摘的辣椒,西红柿,毛豆叫我们往家带,“自己种的东西新鲜,没污染”说着,已经拿起了东西往车上搬。我默默地望着姥爷,心里被填的满满的。
         老屋的旁边栽种着许多芍药花,每年夏天枝干长得一人多高,枝叶繁茂,艳丽雍容的花朵恣意开放,摇曳多姿,撑开红色粉色的喇叭花,蓬蓬勃勃,有千朵万朵压枝低的壮观。老屋前面的一小点空地,姥爷每年给我们种的最好的粘玉米,玉米棒子个头不大,籽粒小而金黄,大铁锅柴火煮出来的那是带有“姥爷味道”的美食,至今我不能忘怀。这里的一情一景永远定格在我的记忆深处,成为我美好的回忆。如今姥爷家的葱茏大院,以及大院的老屋随着姥爷的离去,铁锁看门也快三个年头了。但是纯朴善良喜欢我们的姥爷,也是我们喜欢的姥爷永远活在我们心中,永远的不曾远去,他一定会在某一个角落里注视祝福着我们。
         我对生我的的小村庄记忆的不是太深,因为随着爸妈进城太早,可以说没有太多的美好记忆。农村的姥爷家倒是成了我的家乡,成了我对故乡的眷恋。
         七八岁的我还是一个孩童,夏天姥爷去地里锄地播种施肥,留我在家看大院,每每有风吹起,院子里作物沙沙作响,吓得我就像丢了魂似的,蜷在那里不敢动,瞪大两眼紧紧的盯住随风舞动的玉米,果树……生怕一不留神有妖魔鬼怪出没,心里一遍遍的念叨:“姥爷怎么还不回来”?当时我想生病也盼着生病,生病了爸妈就会接我回我们家……事过多年我也年龄大了,想起那时候的胆子小真是可笑,这,都成了我美好的回忆!
        眼下六月中下旬正是麦收的季节,对于北方,我的故乡刚刚是玉米,高粱,葵花拔高疯长的时节。南方的农业现在几乎是机械化了,麦子直接脱粒兑换成了白花花的银子,北方的我的家乡呢?多少年不回去了,是不是还有秋收打玉米,晒豆子所谓的“场面”。记忆中每年到了秋收季节,打谷场上热闹非凡,脱粒,扬场,翻晒,装袋,就连年老的妇女也像换了个人一样,也跟着张罗着铲的铲,扫的扫,簸的簸,看着满眼的丰收,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笑着,满满的幸福洋溢在脸上。脱粒后的稻谷应晒上好几个太阳日,我们也学着大人的样子常常是捻几粒放嘴里,轻轻一磕就知道干湿程度。夏天“场面”也是最好的露天电影场所,饭后左邻右舍手拿小板凳早早的聚在那里,人们在一起说笑畅谈憧憬着美好生活。如今农村的高楼也越来越多了,晒黄豆,晒谷子渐渐被烘干机所替代,打稻谷的“场面”有渐渐消失的趋势,这也将成了我们一种温暖的回忆。
        我家小孩在上幼儿园之前寄养在我的爸妈家,每每休息我会不远几百公里来回往返老家,也正由此,才有短暂的时间再和农村的姥爷相处。
        午后闲暇时光,我喜欢牵着儿子胖胖的小手漫步田间,看翠绿的叶子在晚风中摇曳,听田里蟋蟀的鸣唱,凉风习习,有植物淡淡的清香扑面而来。仲夏的黄昏一点也不感觉热。城里赶集的日子,我带着孩子去闹市赶集,故乡的集市依旧保持着最初的热闹与朴素。一元钱一斤的毛桃我会买大半袋子,然后坐在小吃摊前的木凳子上与儿子分享我儿时最爱的豆腐干儿,也回味着少年时光。
        如今我家小孩已经十六周岁了,我的爸妈退休后也搬离了故乡。之后我们很少回去,故乡离我越来越远,我却对故乡的思念,对故乡的依恋越来越浓厚!
        故乡的人,故乡的景,故乡的情,成了我永远回不去的乡愁,故乡成了我们地理意义上的远方。
        
 
 

相关热词搜索:回不去的乡愁

上一篇:初夏
下一篇:爱在身边

分享到: 收藏